倒計時03 | 是誰打開了“金鎖”?

18年前,一個男孩降生了,父母寄予他最美好的希望,給他取名——“金鎖”。18年來,他歷經人生坎坷,比同齡人體會了更多苦楚,為改變命運選擇求學苦讀,終于收到大學錄取通知書,他和家人卻愁容滿面。幸好,他遇到了他們……當“金鎖”遇到“金鑰匙”,會發生怎樣的故事?


第一份工資800元

再有幾天,就能收到大學錄取通知書了。為了迎接這個時刻,范金鎖提前回到了長治市屯留區張店鎮土后莊村。有了通知書,就能申請振東集團的助學金了,這是范金鎖目前頂要緊的事。

扶貧濟困日,振東集團

此前,他在位于屯留區的一家電子廠打工,負責在包裝盒上貼貼紙。范金鎖很珍惜這份工作,早在剛進廠的一兩天,他就細致而精確地盤算過還沒到手的工資,交書本費,買一張車票,最好能有剩余,再買一個行李箱,不夠的話,就買一個編織袋。

扶貧濟困日,振東集團

到手的收入比預期少很多,范金鎖才知道試用的幾天是不算工資的。拿著第一份工資800塊,范金鎖回家了。

回家后的范金鎖更忙了。一大早,范金鎖要先把灶臺燒起來,這個半人高的灶臺是磚砌的,外面一層抹了水泥,棱角磨得圓潤且泛著黑色的油光,看得出來用了很久。他燒火,奶奶做飯,他坐在灶火前,沒一會兒臉被熏得通紅。飯后,他上山撿拾柴禾或喂雞、喂狗,省出來的時間用來背誦英語單詞。

扶貧濟困日,振東集團

大多數時候,他坐著矮凳,半趴在低矮的茶幾上看書、做題,這是家里唯一可以當作書桌的地方。家里老舊的五間房,去年在親戚的幫助下吊了頂,是藍色鐵皮棚,墻面、地面依舊是原來的,墻面已經泛黃,連帶上面貼著的照片和獎狀也已經殘缺斑駁;地面是青磚鋪就的,經過歲月的洗禮,坑坑洼洼的,表面形成一層厚厚的黃土,險些看不出磚塊原本的顏色。

扶貧濟困日,振東集團

唯一勞力是80歲老人

范金鎖家里有四口人,奶奶、爸爸、媽媽,還有他自己。奶奶今年80歲,有高血壓、關節炎等老年病,身子骨還算硬朗。爸爸在2016年出過一場車禍,車主也不富裕,賠償不了了之,爸爸卻從此喪失了勞動能力。媽媽患有精神疾病,連當年生范金鎖的時候也因為沒法正常交流不能配合醫生,只能剖腹產。

扶貧濟困日,振東集團

除了政府補貼,范家唯一的收入來自奶奶種的十幾畝地。這十幾畝地,奶奶侍弄了一輩子,前幾年種不動了,只能在農忙的時候花錢雇別人幫忙,收入自然就少了,但總比沒有強。

扶貧濟困日,振東集團

奶奶生了6個子女,范金鎖的爸爸是老幺,也因為日子過得最差,她最放心不下,因此一直同他們生活在一起,照顧著一家人?!拔覍O子長大成人就好了”;“考上大學就好了”;“成家立業就好了”……對奶奶來說,孫子是家里唯一的指靠。

填報志愿的時候,奶奶對孫子提的唯一要求是“離家近一點”,最后范金鎖填報了太原科技大學。省會太原,還是遠,她這輩子去過最遠的地方是60多公里外的長治市,但她心里依舊覺得安慰,仿佛從未飛行過的孩子還在她的羽翼之下。

扶貧濟困日,振東集團

自從得知孫子被太原科技大學錄取,奶奶逢人便打聽:“這個學校怎么樣?”對方說:“不錯,挺好的?!彼沆偬匮士谕倌?,微微瞇著笑眼,欣喜又自豪。


學費難題在8月解決了

8月第二周,范金鎖終于收到了通知書。此前,他已經準備好蓋了章的申請表和其他證明材料。9日,范金鎖把申請材料交到振東集團,扶貧辦工作人員說:“好了,28號就可以領取銀行卡了?!彼沤K于把心放下來,沒想到一直困擾自己家庭的問題就這么解決了。

錄取通知書

回想起1個月前從村委會計那里聽到振東助學金的事,范金鎖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填了一張申請表,沒想到僅過去幾天就接到振東扶貧辦的電話,說要來家訪。范金鎖既欣喜又忐忑。一個多小時后,在家里見到了打電話的人。

他們穿著統一的工裝,左胸前繡著一面國旗,左側袖口寫著“振東”字樣。他們溫和地詢問家里的情況,四處走走看看,臨走的時候說:“放心吧!上了大學好好學習。振東集團是一家民營企業,20多年來一直堅持做慈善,會資助到你大學畢業的。要是你考上研究生,還會繼續資助?!?/span>

扶貧濟困日,振東集團

在范金鎖看來,每個人都有一把鎖,成長就是用鑰匙開鎖的過程?!拔彝ㄟ^高中三年的努力,打開了大學的‘鎖’。在遇到學費問題的時候,振東集團又用鑰匙打開了我們全家的‘心鎖’?!?/span>

“范金鎖”,這個少年對自己的名字在今年夏天有了別樣的理解。

倒計時03 | 是誰打開了“金鎖”?

18年前,一個男孩降生了,父母寄予他最美好的希望,給他取名——“金鎖”。18年來,他歷經人生坎坷,比同齡人體會了更多苦楚,為改變命運選擇求學苦讀,終于收到大學錄取通知書,他和家人卻愁容滿面。幸好,他遇到了他們……當“金鎖”遇到“金鑰匙”,會發生怎樣的故事?


第一份工資800元

再有幾天,就能收到大學錄取通知書了。為了迎接這個時刻,范金鎖提前回到了長治市屯留區張店鎮土后莊村。有了通知書,就能申請振東集團的助學金了,這是范金鎖目前頂要緊的事。

扶貧濟困日,振東集團

此前,他在位于屯留區的一家電子廠打工,負責在包裝盒上貼貼紙。范金鎖很珍惜這份工作,早在剛進廠的一兩天,他就細致而精確地盤算過還沒到手的工資,交書本費,買一張車票,最好能有剩余,再買一個行李箱,不夠的話,就買一個編織袋。

扶貧濟困日,振東集團

到手的收入比預期少很多,范金鎖才知道試用的幾天是不算工資的。拿著第一份工資800塊,范金鎖回家了。

回家后的范金鎖更忙了。一大早,范金鎖要先把灶臺燒起來,這個半人高的灶臺是磚砌的,外面一層抹了水泥,棱角磨得圓潤且泛著黑色的油光,看得出來用了很久。他燒火,奶奶做飯,他坐在灶火前,沒一會兒臉被熏得通紅。飯后,他上山撿拾柴禾或喂雞、喂狗,省出來的時間用來背誦英語單詞。

扶貧濟困日,振東集團

大多數時候,他坐著矮凳,半趴在低矮的茶幾上看書、做題,這是家里唯一可以當作書桌的地方。家里老舊的五間房,去年在親戚的幫助下吊了頂,是藍色鐵皮棚,墻面、地面依舊是原來的,墻面已經泛黃,連帶上面貼著的照片和獎狀也已經殘缺斑駁;地面是青磚鋪就的,經過歲月的洗禮,坑坑洼洼的,表面形成一層厚厚的黃土,險些看不出磚塊原本的顏色。

扶貧濟困日,振東集團

唯一勞力是80歲老人

范金鎖家里有四口人,奶奶、爸爸、媽媽,還有他自己。奶奶今年80歲,有高血壓、關節炎等老年病,身子骨還算硬朗。爸爸在2016年出過一場車禍,車主也不富裕,賠償不了了之,爸爸卻從此喪失了勞動能力。媽媽患有精神疾病,連當年生范金鎖的時候也因為沒法正常交流不能配合醫生,只能剖腹產。

扶貧濟困日,振東集團

除了政府補貼,范家唯一的收入來自奶奶種的十幾畝地。這十幾畝地,奶奶侍弄了一輩子,前幾年種不動了,只能在農忙的時候花錢雇別人幫忙,收入自然就少了,但總比沒有強。

扶貧濟困日,振東集團

奶奶生了6個子女,范金鎖的爸爸是老幺,也因為日子過得最差,她最放心不下,因此一直同他們生活在一起,照顧著一家人?!拔覍O子長大成人就好了”;“考上大學就好了”;“成家立業就好了”……對奶奶來說,孫子是家里唯一的指靠。

填報志愿的時候,奶奶對孫子提的唯一要求是“離家近一點”,最后范金鎖填報了太原科技大學。省會太原,還是遠,她這輩子去過最遠的地方是60多公里外的長治市,但她心里依舊覺得安慰,仿佛從未飛行過的孩子還在她的羽翼之下。

扶貧濟困日,振東集團

自從得知孫子被太原科技大學錄取,奶奶逢人便打聽:“這個學校怎么樣?”對方說:“不錯,挺好的?!彼沆偬匮士谕倌?,微微瞇著笑眼,欣喜又自豪。


學費難題在8月解決了

8月第二周,范金鎖終于收到了通知書。此前,他已經準備好蓋了章的申請表和其他證明材料。9日,范金鎖把申請材料交到振東集團,扶貧辦工作人員說:“好了,28號就可以領取銀行卡了?!彼沤K于把心放下來,沒想到一直困擾自己家庭的問題就這么解決了。

錄取通知書

回想起1個月前從村委會計那里聽到振東助學金的事,范金鎖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填了一張申請表,沒想到僅過去幾天就接到振東扶貧辦的電話,說要來家訪。范金鎖既欣喜又忐忑。一個多小時后,在家里見到了打電話的人。

他們穿著統一的工裝,左胸前繡著一面國旗,左側袖口寫著“振東”字樣。他們溫和地詢問家里的情況,四處走走看看,臨走的時候說:“放心吧!上了大學好好學習。振東集團是一家民營企業,20多年來一直堅持做慈善,會資助到你大學畢業的。要是你考上研究生,還會繼續資助?!?/span>

扶貧濟困日,振東集團

在范金鎖看來,每個人都有一把鎖,成長就是用鑰匙開鎖的過程?!拔彝ㄟ^高中三年的努力,打開了大學的‘鎖’。在遇到學費問題的時候,振東集團又用鑰匙打開了我們全家的‘心鎖’?!?/span>

“范金鎖”,這個少年對自己的名字在今年夏天有了別樣的理解。